一听养乐多

可我偏要摧毁所有的好感,看上去能孤独得很圆满

“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间
望不穿这暖昧的眼
爱或情借来填一晚
终须都归还无谓多贪”